热门搜索:本站新网站吹风机高质外链类别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SEO优化 >

罗永浩:一个商人的自我修养

发表时间:2021-04-12 19:06 | 查看:
我要咨询
分享:

罗永浩:我是一个商人一个CEO 不再叫“老罗”

在创办锤子科技之后,罗永浩陷入了关于其本人、锤子手机、其他国产手机等话题漩涡。罗永浩就在冒险。情怀模式关键在于,第一,老罗能否把自己性格中的优点与产品结合。比如,在这个被磨平三观的社会里,锤子手机成为联络暗号,聚集起一群三观棱角分明、有“尊严感”的人。

面对创业路上层出不穷、纷繁芜杂,乃至惊心动魄的种种问题——创业者需要哪些基本的解决能力和心态?

愿景和情怀,韧性与较劲,高尚与庸俗,罗永浩的锤子之旅充分说明:一个满怀腔调自觉品位极高的书生撸起袖子来干一份商业时,想不庸俗,那是不可能的。创业是条“塑形”之路,即便硬得像块石头的罗永浩也不得不面对商业的风吹雨打。相比认真,另外的品质同样重要,比如系统性的管理能力,比如面对人情世故时的平衡和妥协能力。

崇拜他的人把他看作理想主义的旗帜,憎恶他的人把他视为恶意炒作的代表,双方的辩论永无休止,随着锤子手机Smartisan T1的问世更是走向顶峰(B轮融资后锤子科技公司估值达10亿元)。即使是中立的“路人”,多少也会带着看热闹的心态围观,试图寻找一个关于理想主义胜利或是破灭的结局。

罗永浩是这个互联网时代的“话题星球”。他自己贴上或者被大众贴上的标签实在太多,除开我们熟知的老罗英语、牛博网,他的创业经历其实可以追溯到更早。

据说,他从1990年至1994年先后筛过沙子,摆过旧书摊,代理过批发市场招商,走私过汽车,做过期货,还以短期旅游身份去韩国打过工……和共同挣扎过的大部分朋友比起来,他还要庆幸,至少没有赔钱。

——回到今天的罗永浩,回到今天这个剧烈变动的时代。彪悍、叛逆、幽默、独立、诡异的罗永浩,究竟能够给这个全民创业的时代带来何种思考?

“情绪基本稳定”

一年多以前,位于北京望京的摩托罗拉大厦迎来了新的租户,从中关村搬来的一队人马,开始将这座大厦的第7层和第10层渐渐填满。

搬家那天是典型的北方初夏,轰隆隆的雷声打透城市天空,雨点啪嗒啪嗒地拍在落地玻璃窗上。联想到硬件通讯领域的巨头跌落,发生在商业舞台上的风云对流,并不比自然界来得温柔。

搬进大厦一年多,锤子科技仍然没有更多的装修,摩托罗拉以世界各大城市命名的会议室依旧原封不动地保存着,据说连地毯都没有换。但入口处前台醒目的锤子LOGO,以及办公室墙上贴着的“你只管认真,我们帮你赢”的粉丝签名海报,都在强烈地提醒来访者,这不是一家平静的公司。

最近的一场风暴是关于产品降价。

自锤子科技官方微博正式公布降价开始,网络上已经炸开锅,曾坚称锤子手机“定价如果低于2500元,我是你孙子”的罗永浩,被一些网友抓住不放,戏谑他自己“打脸”。

10月27日,一方面,罗永浩忙着向公众说明锤子手机降价的原因:错过了产品的销售黄金期,准备清理3G库存;另一方面,却有江湖传闻说锤子科技最新一轮融资失败,已经顶不住了。10月30日,Smartisan T1在天猫旗舰店正式降价开售。

10月31日,罗永浩与他的公关团队浩浩荡荡赶去某知名网站“解决一些问题”。车上,罗永浩又读了一篇关于锤子科技的最新报道,内容是: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,锤子科技的ROM团队集体辞职。身边人形容,看完报道“老罗情绪基本稳定。”

11月1日,情绪基本稳定的罗永浩,接受了《商界》杂志的专访。他穿着那件标志性的黑色衬衣,略有些疲惫。

“我们一下子降了1000元,导致早期用户心理上不能接受。另外,我平时很嚣张,有人喜欢看我栽了。我降价他就觉得我栽了。”

——锤子手机大概是有史以来在最激烈争议中出生的国产手机,因为其创始人是在最激烈争议中厮杀的罗永浩。

抛开其他,罗永浩和他的手机已经成为互联网时代的一个现象。

公布的两次融资共计2亿多元,B轮融资后公司估值达10亿元;两年出产的第一款手机Smartisan T1定价3000元,在发布会后,以预付款300元方式的订单量在48小时内达到了5万部。

调价开售12小时内,三个版本的 T1 手机在锤子科技天猫旗舰店共卖出15000余台。“双十一”促销当天,共售出12792部,在天猫购物节的手机品牌旗舰店中排名第四。

这些数字和同行相比看起来没什么分量,但如果我们展开国产手机行业血腥拼杀的背景,意义就丰富多了:据工信部统计,到2013年已备案的国产手机生产企业超过700个,叫得上名号的对手,如小米、魅族、联想、华为……要么是硬件出身,要么是资本大佬,且都已经迭代了4~5款机型,合计销量占据着90%的市场份额,这是一个几无空间的红海,但后来者锤子科技却硬生生地开辟了一条通往彼岸的航线了。

——在这个谁都能做手机的时代,罗永浩究竟是成还是败?

“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结果”

罗永浩本想象自己与“约架”而来的王自如,在摄影机前谈笑风生。

自己会有理有据有节地指出王自如负责的手机测评机构Zealer对锤子手机测评的不实之处,两人握手言和,笑眯眯地退场。

第二天,罗永浩在公司管理会上做了检讨。

他没忍住。在演播室门口一见到王自如,“我第一冲动就是想把他拉到墙角里打一顿。”

所有看过直播的人都知道,罗永浩没“赢”。他以雄辩的口才和大量的事实击溃了王自如,但辩论之前王罗两人的网络支持比为1:1,辩论之后也仅为1:2。老罗在气势上的咄咄逼人使得网络注意力偏了题。大家记住了约架,忘记了锤子。更有人偏向了“弱势”的王自如。

锤子公司硬件副总裁钱晨当天晚上没有和公司其他员工一起,围在电脑前观战。他在家默默看完了视频。“看完以后,我心里有一种凄凉。”

罗永浩曾跟钱晨讲过他小时候和哥哥打架的事。每次哥哥打不着他,他就喜欢在旁边说话气他哥哥。“看到别人来劲儿的时候,他就喜欢用气人的方法去解决问题。”钱晨说,“这是一种非理性企业家的劲儿,有时候不一定能得到掌声。”

这种“非理性”,恰好是罗永浩混迹江湖的最大风格——你骂我,我就狠狠骂回去。从公开砸有质量问题的冰箱单挑西门子,到打假 “打假斗士”方舟子,再到在微博上回击某个在电梯里遇见他,并发微博说他像个“算命的”、“混子”的“罗黑”:“你们这些二逼把摩托罗拉干黄了,还真不是我的错。”

一点就燃。在创办锤子科技之后,罗永浩陷入了关于其本人、锤子手机、其他国产手机等话题漩涡,凡有“不利”的言论,罗永浩见一个“灭”一个。有网友说老罗是不断地在给锤子手机“拉仇恨”。

这次与王自如的“互联网第一约架”,本是锤子一次难得的正名机会。这个8月是锤子科技成立以来的一个艰难时期。

在这之前,2013年3月,锤子出品的ROM(手机操作系统)在发布会现场演示时出错不断、真机发布时间不断跳票……漫长的调试时间过去后,罗永浩终于等来了成功的T1手机发布会和大量的订单。

但在准备交货的2014年7月,产能又出了问题。在交货和解决产能问题的双重压力下,罗永浩非常焦虑。

8月,Zealer的T1手机测评出炉。针对测评视频中“说错的和有意歪曲的部分”,锤子科技的工程师列了一条长长的清单。老罗准备将之写成长文章在社交媒体上进行回应,埋头写了一大半,感觉不对劲。

Zealer的测评视频点击量通常在百万左右,观众基本都是锤子的潜在消费群。“即使我们的回应文章被1000万人转发,也不能消除测评视频的负面影响。”

更加焦虑的罗永浩召开了一次高管会议,讨论做现场对质的可能性。高管们支持反对各占一半,终达成一致:“如果现场处理得当,就会加分。”

“现场”的工作自然由罗永浩一力承担。罗永浩花了两周时间备战,与此同时,公司的大批工程师驻扎在工厂里没日没夜地处理产能问题。

终于,面对着摄影机,当着30万在线观看直播的网友的面,罗永浩的暴走像一次情绪宣泄。一场本是用事实说话的理性对质,变质成带着个人情绪的尊严之战。凡是涉及锤子的问题就是触碰了老罗的底线。老罗这个“爆点”曾是锤子手机最大的招牌,或许正在成为公司最大的软肋。

晚上回到家,罗永浩点开重播,发现自己“很凶恶”。他说:“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结果。”

一个“战士”的尊严

罗永浩看重尊严。这意味着“体面”。就连说起自己和哥哥,都以此为标准——“我惹的是体面的麻烦,我哥哥惹的是难堪的麻烦。”

比如说,兄弟俩上课看课外书被老师请家长。罗永浩看的是《罗马帝国衰亡史》,哥哥看的是《金瓶梅》;兄弟俩和外人打架,哥哥经常惊动父母去医院。而罗永浩平时有些积蓄,该赔钱就偷偷在外面赔了,一般的事捅不到家里来。

老罗为什么要下海?也是因为“知识分子要活得有尊严,就得有点钱”。

在演讲中说起自己,他从1990年至1994年先后做过诸如摆摊、期货等生意,甚至走私过汽车。

我要咨询
版权申明:本站部分文章来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请联系QQ109532255,我们收到后立即删除,谢谢
关键词:罗永浩 一个 人的 自我 修养 
关注微信公众号关注微信公众号
联系我们CONTACT US028-68638783
24小时服务热线:18428158783

地址: 成都武侯区人民南路四段1号时代数码大厦
Copyright ©2013- 今明科技 All Rights Reserved. 蜀ICP备14007638号 工作在今明:查看开放职位
QQ咨询在线咨询
免费电话咨询
免费电话咨询
预约上门在线留言
免费互联网咨询免费互联网咨询